第三卷 第三部 第30节

  乘车或步行逃亡的居民和退却的部队,以不同的感触,从不同的路途上远望着九月二日初次燃起的大火的火光。
  罗斯托夫家的车队当晚停留在梅季希村。离莫斯科二十俄里。九月一日他们动身得太晚,道路上挤满了车辆和士兵,忘记带的东西又太多,又派人回去取,故尔决定这一晚就在莫斯科城外五俄里处住宿。第二天早晨醒得也迟,同时又是走走停停,以至于只走到大梅季希村。晚上十点,罗斯托夫一家和与他们同行的伤员们,都分别住进了这座大村子里的几家大院和农舍里。罗斯托夫家的仆人和车夫们,以及受伤军官的勤务兵们,安顿好各自的主人后,吃罢晚饭,给马上了饲料,然后走到门廊上来。
  隔壁农舍里,躺着受伤的拉耶夫斯基副官,他的腕骨折断了,他感受到的可怕的痛楚,使他不停地可怜地呻吟,他的呻吟在秋夜的黑暗里听来很恐怖。第一晚,这个副官与罗斯托夫家的人同住在一个农户的院子里。伯爵夫人说,她听到呻吟不能合眼,于是,在梅季希村搬到较差的农舍去住,好离这名伤员远一点。
  在这漆黑的夜里,一名仆人站在大门旁一辆马车的高顶篷上,看到了另一处不大的一片火光。这一处火光大家早看到了,并且都知道是小梅季希村起了火,放火的是马蒙诺夫的哥萨克。
  “这一场火嘛,弟兄们,是新燃起来的。”勤务兵说。大家注视着火光。
  “不是说过了吗,小梅季希村被马蒙诺夫的哥萨克放火烧起来了。”
  “就是他们!不呵,这不是梅季希村,还要远哩。”
  “瞧呵,就在莫斯科。”
  两名仆人走下门廊,绕到马车一边,在踏脚板上坐下。
  “这个地方偏左!梅季希村在那边呢,而这场大火根本不在那个方向。”
  有几个人凑到那两个人身旁,“看,烧得好厉害,”一个人说,“那是莫斯科的大火,先生们;要末在苏谢夫街,要末在罗戈日街。”谁也没有对此说法作出回答,所有在场的人只是沉默地望着远处这场新的大火的冲天火焰,过了很长一阵子。
  老丹尼洛-捷连季奇,伯爵的跟班(大家这样称呼他),向人群走来,高喊米什卡。
  “你还没看够,傻家伙……伯爵要是叫人,谁都不在;先去把衣服收好吧。”
  “我刚才还打水来着。”米什卡说。
  “您的看法如何,丹尼洛-捷连季奇,这好像是莫斯科的火光吧?”一个仆人说。
  丹尼洛-捷连季奇未作任何回答,于是,大家又沉默了很久。火势在伸展,悠悠荡荡,愈来愈向远处蔓延。
  “上帝保佑!……有风,天也干……”一个声音又说。
  “看呵,烧成了这样,呵上帝!都看得见火乌鸦飘过来了。
  上帝宽恕我们有罪的人啊!”
  “会扑灭的,是吧。”
  “谁去扑灭哟?”一直沉默到现在的丹尼洛-捷连季奇说话了。他的声音平静,慢条斯理。“就是莫斯科,小老弟们,”他说,“她是圣洁的母亲……”他的声音中断,并突然像老年人那样呜咽哭了起来。这似乎就是他们等待的结果,他们的等待,是为了明白他们看到的火光对他们具有何种意义。响起了一片叹息声、祈祷声,和伯爵老跟班的呜咽声——

返回目录
战争与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啸山庄 大卫·科波菲尔 红与黑 悲惨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约翰·克利斯朵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