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部 第28节

  皮埃尔暗自决定在他的意愿付诸实现之前,既不公开自己的头衔,也不显示他懂法语,站在走廊的半开着的双扇门中间,打算法国人一起走进来,就立即躺藏起来,但当法国人已经进屋之后,皮埃尔还未从门口走开:止不住的好奇心使他站住不动。
  他们有两个人。一个是军官,是高个儿英俊的男子,另一个显然是士兵或马弁,是矮个儿瘦小黧黑的人,双眼凹陷,表情笨拙。军官柱着一根棍子,微跛着脚走在前面。他走了几步之后,好像觉得这幢住宅不错似的,便停了下来,向后转身朝向站在门口的士兵,用长官的口气大声地喊他们牵马进来。吩咐完毕,军官潇洒地高高抬起胳膊肘,理理胡髭,举手碰了碰帽檐。
  “Ronjour,lacompagnie!”①他愉快地说,并微笑着打量四周。
  没有人作出任何回答。
  “Vousêteslebourgeois?”②军官对格拉西姆说。
  格拉西姆害怕地,疑惑不解地看着军官。
  “Quartire,quarttire,logement,”军官说,带着上级对下级的宽厚而和善的笑容,从头到脚打量着这个小老头。
  “Lesfrancaissontdebonsenfants.Quediable!Voyons!NenousfaAchonspas,monvieux.”③他又补充说,拍拍恐惧而沉默的格拉西姆的肩膀。
  “Aca!Ditesdonc,onneparledoncpasfrancaisdanscetteboutique?”④他又补充说,同时环顾四周,与皮埃尔的目光相遇。皮埃尔从门边走开了——
  ①法语:你们好,诸位。
  ②您是主人吗?
  ③住房,住房,住宿处。法军是好小伙子。见鬼,我们不会吵架,老爷爷。
  ④怎么,难道这里没有人能讲法语?
  军官再转向格拉西姆。他要求格拉西姆带他去看看屋子里的房间。
  “主人不在——别以为……我的你们的……”格拉西姆变个法儿说,尽力使自己的话更容易听懂。
  法国军官微笑着,在格拉西姆鼻子底下摊开双手,让格拉西姆明白,他也不懂他的话,然后跛着脚走到皮埃尔刚才呆过的门边。皮埃尔想走掉,躲开他,但就在这时,他看见马卡尔-阿列克谢耶维奇双手握着手枪,从厨房开着的门里探出身来。带着疯人的狡狯,马卡尔-阿列克谢耶维奇上上下下把军官看了个仔细,然后举枪瞄准。
  “冲啊!!!”醉汉大叫一声,按下手枪扳机。军官应声转过身来,同一刹那,皮埃尔扑向醉汉。皮埃尔刚刚抓住手枪朝上举,马卡尔-阿列克谢耶维奇的手指终于碰到扳机,响起了震耳的枪声,硝烟罩住了所有在场的人。军官脸色刷白,后退着冲向门口。
  皮埃尔忘记了不暴露自己懂法语的打算,把手枪夺下来扔了,朝军官跑过去用法语同他交谈起来。
  “Vousn’êtespasblessé?”他说。
  “Jecroisquenon.”①军官回答,摸了摸身上,“maisjel’aimanquébellecettefois-ci.”②他补充说,指着墙上被打开花的灰泥。“Quelestcethomme.”③军官严厉地望了皮埃尔一眼说——
  ①“您没受伤吧?”“好像没有。”
  ②但这次靠得很近。
  ③这人是谁?
  “Ah,jesuisvraimentaude’sespoirdecequivientd’arriver.”①皮埃尔急忙地说,完全忘掉了自己的角色。C’estunfou,unmalheureuxquinesavaitpascequ’ilfaisait.”②军官走近马卡尔-阿列克谢耶维奇,抓住他的衣领。
  马卡尔-阿列克谢耶维奇张开嘴,像是要睡着似的,摇晃着身子,靠在墙上。
  “Brigand,tumelapayeras.”军官说,同时松开了手。
  “Noutautresnoussommesclémentsapréslavictoire;maisnousnepardonnonspasauxtralAtres.”③他补充说,脸上的表情阴郁而凝重,手势优美又很有力。
  皮埃尔继续用法语劝说军官不要追究这个喝醉了的疯子。法国人默默听着,面部表情未变,忽然,他微笑着转向皮埃尔。他默默凝视了他几秒钟。漂亮的脸上露出悲剧式的温柔表情,他伸出手来。
  “Vousm’avezsauvélavie!VousêtesfranBcais.”④他说。此结论对一个法国人来说,是勿庸置疑的。能干大事的只有法国人,而救他的命的,m-rRamballe,CapiBtainedu13-meléger①,是大壮举——
  ①啊,刚才发生的事真叫我沮丧。
  ②这是一个不幸的疯子,他不知道他干的什么。
  ③匪徒,你要为此偿命。我们的弟兄胜利后是仁慈的,但我们不饶恕反叛者。
  ④您救了我一命。您是法国人。
  但无论此一结论及基于此结论的军官的信念如何地不庸置疑,皮埃尔仍旧认为应使他失望。
  “JesuisRusse.”②皮埃尔赶紧说。
  “啧-啧-啧,àd’autres,”③这法国人举起食指在鼻子跟前晃动,并微笑着说。“Toutál’heurevousallezmecontertoutca,”他说。“Charméderecontreruncompatriote.Ehbien!qu’allonsnousfairedecethomme?”④他又说,此时已拿皮埃尔当作亲兄弟。即使皮埃尔不是法国人,他也不能拒绝已经得到的这一世界上最崇高的称号,法国军官的面部表情和说话语气作如是观。皮埃尔对他的后一问题,再次解释,说马卡尔-阿列克谢耶维奇是怎么样的人,他又解释说,就在他们到来之前,这个喝醉了的疯子抢去了这支实弹手枪,他没有来得及夺下来,希望赦免他的行为。
  军官挺直胸膛,作了一个威严的手势。
  “Vousm’avezsauvélavie.VousêtesfranBcais.VousmedemandezsagraAce?Jevousl’acBcorde.Qu’onemmènecethomme.”⑤军官急速而有力地说,挽着因救他性命被他接纳为法国人的皮埃尔的手臂,同他一道走进屋子——
  ①救了朗巴先生,第十三轻骑兵团上尉的命。
  ②我是俄国人。
  ③您对别人这样说去吧。
  ④您就会对我说出一切来的。很高兴见到同胞……
  ⑤您救了我的命。您是法国人,您要我宽恕他?我把他饶了。把他拖出去。
  院子里的士兵听到枪响,走进过厅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并声称准备惩罚肇事者,军官严厉地阻止他们。
  “Onvousdemanderaquandonaurabesoindevous.”①他说,士兵都已退出。此时已去厨房兜了一圈的马弁来到军官面前。
  “Capitaine,ilsontdelasoupeetdugigotdemoutondanslacuisine,”他说,“Faut-ilvousl’apporter?”
  “Oui,etlevin.”②上尉说——
  ①必要时,会叫你们的。
  ②上尉,他们厨房里有肉汤和炸羊肉。您要不要吩咐搞一些来。是的,还有酒——

返回目录
战争与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啸山庄 大卫·科波菲尔 红与黑 悲惨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约翰·克利斯朵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