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部 第22节

  城内此时是空旷寂寞。大街上几乎没有一个行人。住户的大门和店铺都上了锁,只在一些酒馆附近听得见吼叫或是醉汉的哼唱。街上没有人驶行,行人的脚步声也很少听得见。波瓦尔大街一片沉寂荒凉。罗斯托夫府邸的院子里,撒着草料屑和马的粪便,却不见一个人影。在罗斯托夫连财产也全部留下来了的府上,有两个人待在大客厅里。这是看门人伊格纳特和小家伙米什卡,他是同爷爷瓦西里奇一道留在莫斯科的。米什卡打开克拉维珂琴盖①,用一个指头弹了起来。看门人双手叉腰笑嘻嘻地站在大穿衣镜前面——
  ①clavichord之音译,或译“翼琴”,今又称古钢琴,因系现代钢琴piano之前身,但当时并不古。
  “弹得多好啊!啊?伊格纳特叔叔!”小孩说,突然两只手都在键盘上拍打起来。
  “啧啧,你呀!”伊格纳特回答,望着镜子里愈来愈高兴的笑容,他很是惊奇。
  “不害臊!真不害臊!”两人背后传来悄悄进屋的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的声音。“瞧他那个大胖脸,龇牙咧嘴。养你们干这个!那边什么都没收掇好呢,瓦西里奇累坏了。等着给你算帐!”
  伊格纳特整理好腰带,收敛起笑容,驯服地垂下眼睛,赶忙走出屋子。
  “大婶,我轻轻弹了一下。”小孩说。
  “我也轻轻揍你一下,小淘气鬼!”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朝他挥手喊道:“去,给爷爷烧茶。”
  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掸掸灰尘,合上了克拉维珂琴盖。
  然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出了客厅,锁上了房门。
  走到院子里,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想了想该去哪儿:去瓦西里奇厢房喝茶呢,还是去库房收拾还没收拾好的东西。
  寂静的街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在门旁停住了。
  门闩发出了响声,一只手用力推开它。
  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走到便门前。
  “找谁?”
  “伯爵,伊利亚-安德烈伊奇-罗斯托夫伯爵。”
  “您又是谁呢?”
  “我是军官。我想要见他。”一副悦耳高雅的腔调在说话。
  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打开了便门,走到院子里来的是一个十七八岁,圆脸、脸型像罗斯托夫家的军官。
  “都走啦,少爷。昨天傍晚走的,”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客气地说。
  年轻的军官站在便门里,好像有点犹豫不决——是进屋还是不进屋去——的样子,他弹了一下舌头。
  “噢,太遗憾了!”他说,“我本应该昨天……噢,真遗憾!
  ……”
  玛拉夫-库兹米尼什娜同情地仔细从年轻人脸上,察看她所熟悉的罗斯托夫血缘的特征,又看看他身上的挂破了的军大衣和破旧的皮靴。
  “您为什么要来找伯爵呢?”他问。
  “那就……没法了!”军官沮丧地说,抓住门像是要走。他又迟疑地停下。
  “您看出来了没有?”突然他说,“我是伯爵的家属,他一向对我很好。现在,您瞧见没有(他友好地愉快地微笑着看了自己的大衣和皮靴),都穿破了,可钱又没有,我想请求伯爵……”
  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不让他说下去。
  “您稍稍等一下,少爷。就一分钟,”他说。军官刚刚把手从门上放下,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就已转身,以老太婆的快步子向后院自己的厢房走去。
  在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跑回自己屋子的这段时间,军官低下头望着已裂开的皮靴,脸上有些许笑意,在院子里。“真遗憾,没碰到叔叔。但是老太婆很好啊!她跑到哪儿去了?我又怎么会知道,走哪些街道可以抄近路赶上团队呢?他们现在恐怕走到罗戈日城门了呢。”年轻军官在这一时刻想着。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神情惊慌却又坚定,手里捧着一个裹好的方格头巾,从一个角落出来。在走到离军官几步远的地方,她便解开头巾,拿出里面那张白色的二十五卢布钞票,急忙递给他。
  “老爷要是在家,晓得了。他们准会照亲属招呼,但是,也许……现在……”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觉得难为情,慌乱起来了。但是,军官并不拒绝,不慌不忙地接过纸币,并感谢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要是伯爵在家,”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仍在抱歉地说。“愿基督保佑您,少爷上帝保佑您。”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说,一面鞠着躬送他出门。军官仿佛在自我嘲弄,微笑地摇着头,几乎快步跑过空旷的街道,朝雅乌兹桥方向去追赶自己所属的团队。
  而玛夫拉-库兹米尼什娜还含着眼泪,久久地站在已经上了闩的便门后面,沉思地摇着头,突然觉得她对陌生的青年军官怀有母性的柔情和怜爱——

返回目录
战争与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啸山庄 大卫·科波菲尔 红与黑 悲惨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约翰·克利斯朵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