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耳  聋

  第二天早上,她醒来后发现夜里睡了个好觉。这使她惊讶万分,她已很久未睡过一次好觉了。一缕明媚的朝晖透过窗洞射进来,照到了她的脸上。在看见阳光的同时,她发现窗洞口有个东西吓了她一跳,那是卡齐莫多的那张丑脸。她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不过没有用;透过她的玫瑰色眼睑,那个独眼。侏儒。缺牙的丑面孔,似乎一直浮现在她眼前。于是,她索性一直把眼睛闭着,她听到一个粗嗓门极其温和地说,"别怕,我是您的人。我是来看您睡觉的。这不妨碍您吧,对吗?您闭着眼睛,我在这儿看,这对您不会有影响吧?现在我要走了。你瞧,我在墙后头,您可以睁开眼睛啦。"
  还有比这些话更惨痛的,那就是说这话的声调。埃及姑娘深受感动,睁眼一看,其实他已不在窗口了。她走向窗口,看见那可怜的驼背在墙角处缩成一团,姿态十分痛苦而顺从。她拼命克制住对他的厌恶。"过来吧。"她轻轻地对他说。看到埃及姑娘嘴唇在动,卡齐莫多以为她在撵他走,于是站起来,跛着脚,低着头慢慢地踱出去,甚至不敢向姑娘抬起充满失望的目光。她喊道:"过来嘛!"他却继续往前走,于是她扑到小屋外,朝他跑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卡齐莫多感到被她轻轻地一碰,不由得四肢直打颤。他重又抬起头来,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她,看见她要把他拉到她身边,整张脸孔顿时露出快乐和深情的光芒。她想让他进屋去,可是他坚持不往里走,说:"不,不。猫头鹰不进云雀的巢。"
  此时此刻,她姿态优雅地蹲在她的床垫上,小山羊睡在她脚旁。两人好一会儿一动不动,默默地对视着,他觉得她是那么优美,她觉得他是那么丑陋,她每时每刻在卡齐莫多身上发现更多丑陋之处。目光从罗圈腿慢慢移到驼背,从驼背慢慢移到了独眼,她弄不懂一个如此丑陋不堪的人怎能生存于世。然而在这一切中间又包含着无穷悲伤和无比温柔,她慢慢开始适应了。
  他首先打破了沉默。"您是喊我回来?"
  她点点头,说道:"是的。"
  他懂了她点头的意思,"咳!"他说,好像要说又有些犹豫不决。"可是……我耳聋呀。"
  "可怜的人!"吉卜赛姑娘以一种善意的怜悯表情大声说道。
  他痛苦地笑了笑,"您没发现我是聋子,是吗?对,我耳聋。可我生来就是这样。很可怕。不是吗?而您呀,这么漂亮!"
  在这个不幸的人的声调中,发现他自己不幸的感受是如此的深切,她听了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更何况他也听不见。他接着说下去:
  "我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像现在这样丑陋。我拿自己与您相比,我很可怜我自己,我是一个多么不幸的怪物呀!我大概像头牲畜,您说对吗?您是一滴露珠,一道阳光,一首鸟儿的歌!我呢,我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不是人,也不是兽,一个比石子更坚硬。更遭人践踏。更难看的丑八怪!"
  说着,他笑了起来,这是世上最撕裂人心的笑声。他继续说:"是的,我是聋子。不过,您可以用动作和手势跟我说话。我有一个主人就用这种方法跟我谈话。还有,我从您的嘴唇翕动和您的眼神会就会很快知道您的意思。"
  "那好!"她笑着说,"告诉我您为什么要救我。"
  她说话的时候,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我明白了。"他回答道,"您问我为什么要救您。您忘了有天夜里,有一个人想把您抢走,就在第二天,您却在他们可耻的耻辱柱上帮了他。一滴水。一点怜悯,我就是献出生命也报答不了啊!您把这个不幸的人忘了;而他,他可记得呢。"
  她听着,心里深受感动。眼泪在敲钟人的眼里滚动,不过没有让它掉下来,好像吞下眼泪是一件荣誉攸关的事。
  "听我说,"他深怕这眼泪流出来,继续说道,"我们那边有很高的塔楼,一个人要是从那里掉下去,还没落到地上就完蛋了;只要您乐意我从上面跳下去,您一句话也不必说,丢个眼色就够了。"
  这时,他站起来。虽然吉卜赛姑娘自己是那样不幸,这个古怪的人仍引起了她几分同情。她打个手势叫他留下来。
  "不,不。"他说。"我不该待太久。您看着我,我一点都不自在。您不肯转过头去,那是出于怜悯。我去待在某个看得见您,而您看不见我的地方,那样我会觉得更好些。"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金属小口哨,说:"给,您需要我,要我来,不太害怕看到我时,您吹这个,我会听到它的声音。"
  他把口哨往地上一放,就立即避开了。

返回目录
战争与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啸山庄 大卫·科波菲尔 红与黑 悲惨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约翰·克利斯朵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