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不孚众望

  我们前面已说过,副主教和敲钟人在圣母院周围大大小小百姓当中是很不得人喜欢的。每当克洛德和卡齐莫多一同外出-这是常有的事-,只要人们看见仆人跟在主人后面,两个人一起穿过圣母院周围群屋之间那些狭窄。清凉。阴暗的街道,他们一路上会遭到恶言恶语。冷嘲热讽。除非克洛德。弗罗洛昂首挺胸走着,脸上露出一副严峻。甚至威严的表情,那嘲笑的人才望而生畏,不敢作声,然而这是少有的事。
  在他们居住的街区,这两人就像雷尼埃所说的两个"诗人":
  形形色色的人都追随着诗人,
  就如黄莺吱吱喳喳追赶猫头鹰。
  忽而只见一个鬼头鬼脑的小淘气,只是为了开心,竟冒着身家性命的危险,跑去用一支别针扎进卡齐莫多驼背的肉里;忽而是一个漂亮的小妞,脸皮厚得可以,轻佻放荡,故意走近用身子擦着克洛德教士的黑袍,冲着他哼着嘲讽的小调:躲吧,躲吧,魔鬼逮住了。偶尔,一群尖牙利嘴的老太婆,蹲在阴暗的门廊一级级台阶上,看到副主教和打钟人从那儿经过,就大声鼓噪,咕咕哝哝,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儿表示欢迎:"嗯!有两个人来了:一个人的灵魂就像另一个的身体那样古怪!"再就是,是一帮学子和步兵在玩跳房子游戏,一起站起来,以传统的方式向他们致敬,用拉丁语嘲骂:哎啊!克洛德与瘸子。
  然而,这种叫骂声,大部分来说,教士和钟夫是听不见的。卡齐莫多太聋,克洛德又经常沉思默想,根本有听见这些优美动听的话儿。

返回目录
战争与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啸山庄 大卫·科波菲尔 红与黑 悲惨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约翰·克利斯朵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