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慷慨捐躯的孩子回来了

  每次遇到街石引起的震动,从马吕斯的头发中就掉下一滴血。
  街车到了受难修女街六号时已是夜晚了。
  沙威第一个下车,在大门上看一眼门牌,就抬起式样古老的沉重的熟铁门锤,锤上饰有公羊和森林之神角力的像,重重敲了一下。门半开了,沙威把门推开。看门人半露出身子,打着呵欠,似醒非醒,手中拿着蜡烛。
  房子里所有的人都已入睡。在沼泽区大家睡得很早,尤其在暴动时期。这个老区,被革命吓坏了,就到睡梦中躲避危险,就象孩子们听见妖怪来了,就急忙把头藏进被窝里。
  这时冉阿让和车夫把马吕斯从车里抬出来,冉阿让从胁下抱着他,车夫抱着腿部。
  冉阿让一面这样抱着马吕斯,一面把手伸进口子撕得很大的衣服,摸摸他的胸口,证实了他的心还在跳。心跳得比刚才有力一些了,好象车子的震动对生命的恢复起了一定的作用。
  沙威对看门人说话的声音和政府工作人员对叛乱者的门房说话时的口气是一样的:
  “有个叫吉诺曼的人吗?”
  “是这儿,您找他有什么事?”
  “我们把他的儿子送回来了。”
  “他的儿子?”看门人目瞪口呆地说。
  “他死了。”
  冉阿让,在沙威后面来到,衣服又破又脏,使看门人见了有点厌恶,他向门房摇头表示没有死。
  看门人好象既没有懂沙威的话,也没有懂冉阿让摇头所表示的意思。
  沙威继续说:
  “他到街垒去了,现在在这儿。”
  “到街垒去了!”看门人叫了起来。
  “他自己去找死。快去把他父亲叫醒。”
  看门人不动。
  “快去呀!”沙威又说。
  并又加上一句:
  “明天这里要埋葬人了。”
  对沙威来说,街道上经常发生的事故是分门别类排列整齐的。这是警惕和监督的开始,每件偶然事故都有各自的一格;可能发生的事可以说是放在抽屉里,并根据场合,当街上闹事、发生暴动、过狂欢节、有丧事时,就从抽屉里取出一定数量的案卷来。
  看门人只叫醒巴斯克。巴斯克叫醒妮珂莱特;妮珂莱特叫醒吉诺曼姨妈。至于外祖父,人家让他睡觉,考虑到他总会很早知道这件事的。
  他们把马吕斯抬到二楼,家里其他的人谁也没有见到,他们把他放在吉诺曼先生套间里一张旧长沙发上。巴斯克去找医生,妮珂莱特打开衣柜,这时冉阿让感到沙威碰了一下他的肩头,他明白了,就下楼去,沙威的脚步声在后面跟着他。
  看门人望着他们离开,跟望见他们来时一样,带着半睡半醒的恐怖神情。
  他们又坐上马车,车夫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侦察员沙威,”冉阿让说,“再答应我一件事吧。”
  “什么事?”沙威粗暴地问他。
  “让我回一趟家,以后随您怎样处理我。”
  沙威沉默了片刻,下巴缩进大衣的领子里去,然后放下了前面一块玻璃:
  “车夫,”他说,“武人街,七号。” 

返回目录
战争与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啸山庄 大卫·科波菲尔 红与黑 悲惨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约翰·克利斯朵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