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二十
  弗龙斯基寄宿在一所宽敞清洁,用板壁隔成两间的芬兰式小屋里。彼得里茨基在野营里也和他一道住。当弗龙斯基和亚什温走进小屋的时候,彼得里茨基已经睡着了。

  “起来,你睡够了,”亚什温说,走到板壁那边去,在那头发蓬乱、鼻子埋在枕头里睡着的彼得里茨基的肩膊上推了一下。

  彼得里茨基突然爬起来跪着,四下张望。

  “你哥哥来过这里,”他对弗龙斯基说。“他叫醒了我,那该死的家伙,并且说他还要来。”于是拉上毛毯,又扑到枕头上。“啊,别闹了,亚什湿!”他说,对正在拉开他的毛毯的亚什温生气了。“别闹了!”他翻转身来张开眼睛。“你倒告诉我喝点什么好呢,我嘴里的味道真难受!……”

  “伏特加最好了,”亚什温用低声说。“捷列先科,给你主人拿伏特加和黄瓜来,”他叫了一声,显然很欣赏自己的嗓子。

  “你觉得伏特加顶好吗?呃?”彼得里茨基问,做着怪脸,揉了揉眼睛。“你要喝点吗?那么好,我们一道喝吧!弗龙斯基,喝一杯吧?”彼得里茨基说,起了床,用虎皮毯子裹着身体。

  他走到板壁门口去,举起双手,用法语哼着;“‘昔有屠勒国之王①。’弗龙斯基,你要喝一杯吗?”

  ①这是歌德的《浮士德》中甘泪卿的歌词的首句。

  “走开吧!”弗龙斯基说,把仆人拿给他的常礼服穿上。

  “你到哪里去呢?”亚什温说。“啊,你的三马篷车来了?”

  他看见马车驶近了的时候补充说。

  “到马厩去,而且为了马的事情我还得去看看布良斯基,”

  弗龙斯基说。

  弗龙斯基的确约好了去看望住在离彼得戈夫约莫十里光景的布良斯基,把买马的钱还给他;因此他也希望赶得及去那里一趟。但是他的同僚们立刻明白他并不只是到那里去。

  彼得里茨基口里还在哼着,使了个眼色,努着嘴,好像在说:“啊,是的,我们知道这个布良斯基是什么样的人。”

  “当心不要迟到!”亚什温仅仅说了这么一句,就改变了话题:“我的栗毛马怎样?还行吗?”他问,望着窗外三匹马当中的一匹,那是他卖给弗龙斯基的。

  “等一等!”彼得里茨基向已经走出去的弗龙斯基叫着。

  “你哥哥留了一封信和一个字条给你。等一等,它们放在哪里去了呢?”

  弗龙斯基停下脚步。

  “哦,它们放在哪里呢?”

  “它们放在哪里去了呢?这倒是个问题!”彼得里茨基郑重其事地说,把食指从鼻端往上移。

  “快告诉我,这简直是胡闹呢!”弗龙斯基微笑着说。

  “我没有生上壁炉。一定是在这里什么地方。”

  “花样玩得够了!信到底在哪里呢?”

  “不,我真的忘了。难道是做梦吗?等一等,等一等!但是何必生气呢?假使你昨天像我那样每人喝了那么四大瓶酒,你也会忘了你睡在什么地方呢。等一等,我来想一想!”

  彼得里茨基走到板壁那边去,在床上躺下来。

  “等一等!我是这样躺着的,而他是这样站着的。对啦—对啦—对啦……在这里呢!”彼得里茨基从卧褥下面掏出一封信来,他把信藏在那下面。

  弗龙斯基拿了那信和他哥哥的字条。这正是他意料到的信——他母亲写来的信,责备他没有去看过她,而他哥哥留下的字条说一定要和他谈一谈。弗龙斯基知道这都是关于那件事情。“关他们什么事呢!”弗龙斯基想,于是折起信笺,把信从常礼服钮扣之间塞进去,这样他可以在路上仔细看一遍。在小屋门口,他碰见了两个士官,一个是他的联队里的,一个是属于另外的联队的。

  弗龙斯基的住所经常是所有士官聚会的场所。

  “你到哪里去?”

  “我得到彼得戈夫去。”

  “你的马已经从皇村来了吗?”

  “来了,但我还没有看到。”

  “据说马霍京的‘斗士’①瘸了。”

  ①马名。

  “瞎说!可是在这样的泥地里你怎么赛马呢?”另一个问。

  “我的救星来了!”彼得里茨基看见进来了人这样地叫着。

  勤务兵端了一个盛着伏特加和盐渍黄瓜的盘子站在他面前。

  “亚什温叫我喝点酒,好提提精神呢。”

  “哦,你昨天真把我们弄苦了,”进来的两个人中间的一个说,“你害得我们整整一夜没有睡。”

  “啊,我们不是收场很妙吗!”彼得里茨基说。“沃尔科夫爬上屋顶,告诉我们他是多么伤心!我说:‘我们听听音乐,听听葬礼进行曲吧!’他听着葬礼进行曲就在屋顶上面睡着了。”

  “喝吧,你一定得喝伏特加,然后来点矿泉水,多来些柠檬,”亚什温说,在彼得里茨基旁边监视着,就像一位哄小孩吃药的母亲一样。“然后再来少许香槟酒——那么一小瓶。”

  “哦,这倒有道理。等一等,弗龙斯基,我们大家一道喝吧。”

  “不;各位,再会。我今天不喝。”

  “哦,你怕增加体重吗?好的,那么我们就自己来喝。给我们矿泉水和柠檬。”

  “弗龙斯基!”当他已经走出门的时候什么人喊道。

  “什么?”

  “你最好把头发剪了,要不然太重了,特别是秃顶上。”

  弗龙斯基的确过早地开始有了秃顶的痕迹。他快活地笑着,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来,然后把帽子拉得遮住秃顶,走出去,上了马车。

  “到马房去!”他说,正要掏出信来读一遍,但是他又改变了主意,决定不读了,为的是在看牝马之前不要分散了注意力。“以后再说吧!”

返回目录
战争与和平 巴黎圣母院 童年 呼啸山庄 大卫·科波菲尔 红与黑 悲惨世界 安娜·卡列尼娜 约翰·克利斯朵夫